俞畅官方网站
http://1992.diaosu.cn
俞畅首页>文章>正文

生动与生机 ——俞畅的素描绘画

更新时间:2019-12-10 16:24:23 作者:王春辰

   俞畅的主要创作本来是雕塑,但他对素描用心用功,与雕塑比较,它是轻武器,但是却更加自由,不受任何物料的限制,全在内心的感受,心到笔到,将错就错,神似形似并举。通过俞畅的素描,我们可以倡导独立的素描绘画,自由的素描,写意的素描,抽象的素描,等等。由此,素描就变成个性的象征和人的精神世界的表征,甚至说,艺术家成为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开端,在于自由的素描的训练,而不是造型素描的僵硬局限。

   素描通常是作为学习绘画的基础训练,是训练画家观察物品对象的一种技能。现在国内考美院,素描是必考科目,以此来判断考生的造型能力和观察能力;在美院读书,从一年级基础课开始,素描都是必修课,要经过多年的静物写生素描、人物写生素描的训练,甚至到了研究生阶段,素描还都是训练的课程之一。可以这样说,目前在中国的美术学院里学习创作的,没有不经过素描绘画训练的,甚至以素描的精准、到位、传神为典范和要求。素描在艺术学习中的地位可知是处于多么无上的高位,它影响着艺术家的心理模式和观察世界的眼力模式。

   但是,素描又因为其训练画家的模式化、单一化,在当前又受到极大的病垢,批评它束缚了画家的心性自有和想象自由,极大地限制了画家的创造力。反对模式化素描的声音一直不断,同时也有画家在尝试不同的素描训练方式,如“将错就错”方法,如将写意性融入素描训练,等等,就是希望打破单一的造型能力训练。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的教学实践以及其对创作的关联影响,人们还是发现单纯的单一模式化素描训练,确实限制了画家的想象能力。在关于绘画的造型能力的评判上,以精确对应物品的素描绘画是否就是素描的唯一,成为素描教学的争论之一。不管怎样,多数画家也仅仅是将之作为其他绘画的基础,而不是让它成为创作的主旨。

   在国际上,美术学院基本上都不再将素描作为入学的条件,也不在教学中将素描列为必修课,甚至很多美院根本就没有素描课。纵观今天的艺术世界,我们可知素描不是一件小事情。但这种情形并不等于素描不再被创作、被训练,只是对它的态度是不再将之作为一切艺术的唯一基础,而是尽可能将素描本身作为一种方法,也尽可能让素描成为独立的创作形式。在这一点上,英国十几年前成立了“皇家素描学院”,专门以素描为核心来教学和创作。他们倡导的素描风格极其多样,没有模式化,也不统一成一种造型语言,甚至连画得准确不提倡,但却尽显了素描绘画的畅快淋漓。特别是倡导让素描成为独立的绘画对象,而不是仅仅是作为基础,目前国际上已经有了很多用素描的方式来创作的独立绘画作品,非常震撼和抢眼。

   正因为有上述背景和发展,我们再来看俞畅的素描作品,就有了前提和根据,对他的素描作品的评论就不在是一般意义上的造型能力强悍这类说辞。我们看到,俞畅自觉地以素描为独立创作语言,在线条的运用上,果断自由;在人物形态或肖像的处理上,不尽模仿之能事,而是增加个性化的强调,该见棱角的,见棱角;该变形的,就变形,不再是描摹、涂绘——强调明暗、灰度、中间调子,后者成为大江南北的素描主流。俞畅的素描一看就是属于个性化的随性运笔,生动自然,简洁有力。他还善于加强轮廓线的构成表现,再点以色彩,微微的、淡淡的,使整个画面单纯,又富有美感。

   俞畅的素描可分为几类:人物肖像,以神态为主,线条重在流畅,重在要点;构成素描,对物象或人像的刻画,任意随心,曲尽其妙。在语言上,线为主,有的猛劲,有的轻妙流动,有的则迅疾,绝不拖泥带水,甚至辅以色彩,增加灵动;在形态上,打破一种姿态,而是上下翻飞、左右腾挪,以畅快自由为出发点。

   关于素描,不说不快,俞畅的素描就成为一种案例,尽可以启发广泛而深刻的讨论。

 

2017年9月13日 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